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

  怒火填膺的太史慈,带着二十余如狼似虎的精骑,让那数百山贼,知道了什么叫乌合之众。

  他不是不担心刘铭,而是他知道,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如果不先杀败山贼的话,被人衔尾追击,就连他们,也要被击溃。

  太史慈的理智,让他作出了准确的判断。

  他麾下当然都是精英,徐盛勇猛就不用说了,其他的亲兵也都是百战余生的精英,而女将的那十余名随从,也一个个战力不俗,而且马术极其出色。

  一连杀了三个对穿,除了两名女将的随从拖在后面落马,生死未卜之外,其他人居然连受伤的都没有。

  良好的防护,让他们在战场上的存活能力比那些最多只能以布衣竹甲遮体的山贼,强得多了。

  经过三次穿凿,对方的百余名骑兵,此刻还留在马上的,不到二十人。

  心胆已经俱碎的山贼们开始了撤退,他们的弓箭手很少,没法形成覆盖的话,对骑兵完全没有什么威胁。

  更何况太史慈的弓,比他们更为及远!

  当太史慈在他们射程之外挨个发箭把他们钉在地上之后,山贼们的心理,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他们开始四散奔跑,跑得漫山遍野。

  二十多人,击溃了数百人。

  这就是精兵的力量。

  女将的随从首领前来道谢了,如果没有太史慈个人的勇武,想要击溃对方,还是很麻烦的,而且不会只有现在这么小的代价——刚才落马的两名家将虽然身受重伤,却侥幸没死。

  “你们是温侯府的人吧。”太史慈道。

  家将点了点头。

  “刚才那位是……”太史慈问。

  “我们温侯的独女。”家将回答说。

  “刚才和你们温侯独女交手的,是刘使君之子。”太史慈冷然道。

  家将叹了口气。

  他刚才已经猜到了,这时候只是肯定了而已。

  刘使君之子在温侯的地盘上失踪……这是一件大事。

  更重要的是,温侯的独女……也一起失踪了。

  接下来要怎么搞?

  “我们去找少使君和温侯之女了……你们一起来吧,希望能找来。”太史慈叹了口气。

  “不要先回报温侯吗?”家将有些犹豫。

  “我们反正无所谓。”太史慈冷笑了起来。

  家将脸色更苦了——严格来说,这是他们没有尽责,温侯要是知道了,就算不干掉他们,一顿打是少不了的!

  作为并州旧部,他们可知道温侯的脾气!

  “那就先找。一起找,也容易一些。”家将决定还是不自讨没趣了。

  当下一行人就顺着马蹄印找了过去,这些人都是军中精锐,而吕布麾下的并州精骑更擅长查找这样的痕迹,想要找到刘铭和温侯之女,应该不难。

  然而沿着痕迹一路找过去之后,却发现数里外的一条河流旁边,两匹马正在那里悠闲的吃草。

  太史慈眼前一黑。

  吕布家将眼前一黑。

  都不用仔细探测痕迹,他们都能够推断出来,刘铭和吕小姐必定是同时落入了河中,然后被河水带去下游了!

  这条河是泗水的分支,倒是会流往下邳,可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淹死?

  “快点,沿着河往下游走!”太史慈高声吼了起来。

  半个时辰前。

  刘铭和吕小姐的兵器还缠在一起,刘铭虽然骑术不错了,然而这种场面,也把他吓得够呛。

  “吕布这厮怎么搞的,治下还能有这么一股山贼,简直干啥啥不成!”

  想起那群山贼突然出现,刘铭就忍不住骂了一句。

  然后他就看到,原本在奋力和自己抢着兵器的女将,恼火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就放开了手……

  原本在奋力争夺着的刘铭一下就傻了,不由自主的一扯,将自己的长枪和对方的月牙戟都给扯了过来,又一把没抓住,就放手了。

  两人的兵器,同时脱手。

  下一刻,女将一拳就捣了过来,正中刘铭的鼻子。

  刘铭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对方的手,两人再次在马上开始纠缠了。

  纠缠了没一会,刘铭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同时飞起来的,还有女将。

  女将的那匹马,马失前蹄,将两人同时甩飞了出去!

  “完了……不会摔死吧。”身在空中的刘铭想着,手里却还是抓着女将的手不放。

  下一刻,两人同时摔进了河水中!

  “运气不错,居然是河水。”

  刘铭是会游泳的,当下闭住了气,准备浮起来,然而女将却明显是个不会游泳的,下意识的就开始手舞足蹈,死死的抓住了刘铭,刘铭虽然水性不错,然而身上挂着一个人,还穿着一身的锁子甲,立即就感觉自己要下坠……

  屏住一口气之后,刘铭先是奋力浮出水面,给了还在胡乱挣扎的女将一下,将她打晕过去了,然后在水里扶着她,另外一只手开始给自己脱掉锁子甲……

  好不容易把锁子甲脱掉,刘铭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这才拖着女将上了岸。

  在岸边休息了会,刘铭喘了口气,然后把女将扛了起来,一阵抖落。

  当女将嘴里喷出水来之后,刘铭这才放心。

  过了一会,悠悠醒转的女将发出一声尖叫。

  “叫什么叫,没见过光膀子的男人啊?”刘铭眼睛一翻:“要不是为了救你,我能光膀子吗?”

  女将看了看自己,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你还穿着衣服呢,湿了而已,我又没看。”刘铭嘀咕了一声。

  “你这小贼,杀了你!”女将大叫。

  “切,徐州地面能杀我的还没生出来呢。”刘铭笑眯眯的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有了点纨绔子弟的意思。

  “我爹是吕布!”女将怒视刘铭,要不是之前交手,知道自己打不过刘铭的话,她早扑上来了。

  再说这人光着膀子,脏死了,我才不和他打!

  “吕布的女儿?切,我爹是刘备。”

  忍住心里的震撼,刘铭强行表示不屑。

  吕玲绮——也就是吕布独女听了这话,感觉很是失败。

  单挑没打过这个小贼,拼爹居然还输了,不能忍啊!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