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活动

物是人非的诗句

  回到家里,老父亲见到石三,老泪纵横,老伴和大儿子相继过世,大儿媳改嫁,二儿子又摔断了腿,小儿子在外生死未卜,接连的打击让这个老人难以承受。

  要不是孙儿们尚未成年,他真想随老伴而去。这些年也是靠着他这把老骨头苦苦支撑,才让这个家没有散。

  现在见到儿子居然还活着,难免悲喜交加。

  

  石三见了父亲后,心生羞愧,回想自己这些年,浪荡在外,几乎没有在父母面前尽孝,现在母亲离去,家庭破碎,让他感觉枉为人子。

  回到村里后,石三剃了头发,刮了胡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除了一口黄牙,又恢复到了往日的神采。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很深的痕迹,快四十岁的人了,已不再年轻,也没了昔日的俊朗,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沧桑。

  而正是这种沧桑,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成熟,犀利的眼神也不怒自威,一看就会让人觉得此人不凡。

  

  在村里安下心来的石三平常也会给人看病,他二哥摔断的腿经过他小半年的治疗,现在已经能下地下地行走了。

  虽然有些跛,但不影响他干一些轻巧的活。没事的时候,石三会去山上打猎,森林里俨然成了他的菜园,只要他去基本不会落空,吃不完的就拿去集市上换东西,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以前的石三,是骚动的,不管身处何地,总想走向远方,而现在的石三则是一个被世俗同化了的普通村民,过着照顾一家老小的生活。

  石三的回村,在周翠英心里激起了千层浪,这个在心里原本渐渐淡忘的男人,在得知他回村后,万千滋味涌上心头,那些看似已愈合是伤口正在撕裂。

  

  原来他不是被淡忘了,而是被埋在内心的最深处。这个曾令他痴狂的男子,再一次在她的心里搅起了滔天巨浪。

  石三至今还孤身一人,除了在醉酒的梦里跟鲁英有过那么一段,再未亲近女色。不是他不想,而是心里有太多的放不下。他放不下师父的叮嘱,放不下自己的宿命,放不下一颗漂泊的心。

  田间地头的相遇,石三总是刻意避开周翠英,相比十年前,周翠英胖了不少,承蒙石二虎的呵护,她很少干农活,皮肤还是那么白,容颜也没多少变化,丰腴的身形让她看起来韵味十足。

  物是人非,如今的周翠英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纵使心中再放不下石三,她也不敢表露半分。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