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余秀华的诗

  这几年,诗坛突然冲出来一匹黑马,一首诗接着一首诗的爆红,在国内刮起了一股追诗热潮,也让全国乃至是全世界的人民,认识到一个名叫余秀华的女人。

  

  余秀华火得很偶然,凭借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震惊了国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脑瘫女人,竟然可以写出如此赤裸直白的字句,不论内容好不好,其胆量是绝对有的。

  

  当许多人抱着猎艳的心理去读这一首诗时,难免会有些许失望,因为全文除了“我睡你”或者“你睡我”这两个词可能有些大胆以外,你再也没办法用有色眼镜去分析这些诗句。

  恰巧当你读完这看似大胆,实际并没有一个露骨之词的诗句后,会发出一种惊叹:这是一个脑瘫农民写的诗?这也太惊艳了吧!

  

  的确,哪怕是抛开余秀华身体上的残疾,不带着同情或者猎奇的眼光去阅读这些诗句,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余秀华她的确有着诗人的天赋。随便几个字,从她的手里写出来,即便你读着毫无逻辑,可依然不妨碍我们能读出诗句中的种种美好与向往。

  余秀华是不幸的。

  她一出生,就因为胎位不正逆向生产,而导致大脑供血不足,让她成为了脑瘫。十岁之前的她,走路都是非常困难的。甚至好多年,年幼的她,都是用爬行来完成自己对世界的探索。

  

  好不容易学会走路,好不容易能上学识字,可是因为身体上的残疾,仍然让她止步于高中学堂,没有再去求学。

  一辍学,还没有来得及感受世界美好的她,又因父母担心她身体上的残疾会让她以后终老一生,所以逮着个机会,将她嫁给了不嫌弃她,但比她整整大了十二岁的农村男人尹世平。

  她与他就是很正常的农村婚嫁,没有爱情,二人搭伙过日子罢了。

  尹世平没读过多少书,只知道人活着,为求一日三餐的温饱,哪有那么多情啊爱啊,可以有个人暖床,能有人做一口热饭就满足了。

  

  可是余秀华不一样,她接触过文字的美好,她也向往着世间情爱的美好,所以嫁给这样一个糙汉子,是她所不愿意,更不满足的。

  两个思想追求完全不同频的人,是不可能过得好日子的。事实也证明,他们二人在一起,时常不是吵架就是打闹,根本没有半点温情可言。

  余秀华一年里最喜悦的时刻,都是尹世平外出打工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的家,她才觉得安宁。而这无数个孤独寂寞的日夜里,余秀华唯一能排解寂寞的方式,也只有文字,只有诗句了。

  余秀华是幸运的。

  

  很早之前,她就尝试过写一些文字,不过那时她没想过多年以后,自己会凭借这些诗句成为名人。这些诗句写出来,也多是她自己取悦自己的消遣罢了。无关痛痒。

  直到2014年,她这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火遍大江南北,也将她推上文坛新秀的宝座。用词大胆的诗风,脑瘫残疾,又是农村妇女的人设,这无疑就是最好的噱头,余秀华想不火都难。

  她还只是小有名气时,就遇到了贵人相助,《诗刊》的正副编辑,湖南文艺出版社的正副社长都对她青睐有佳,一个在《诗刊》连着出版了她好几首诗,一个开出十个点的高额版税宁愿倒贴也要帮她出诗集。

  余秀华不火,天理难容啊。

  

  是的,作为文学创作者,她应当是近些年来,最火的诗人了。短短五六年时间,写了两千多首诗,出版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无端欢喜》《且在人间》等数本诗集,自传,甚至还被拍成自传体的电影。

  甚至她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打破了20多年来中国诗集类作品的销售记录,超过十万册的销量,令余秀华一度成为带着“脑瘫农民女诗人”这样一顶奇怪帽子的网红。

  而各种综艺节目也纷纷对她抛出橄榄枝,《鲁豫有约》《朗读者》等非常需要名气和资历的节目都有她的身影。更是成为了湖北作协的副主席,一时间她的名声和风头无两。

  

  余秀华该火吗?该的,成功总是青睐她这样默默努力的人。

  如果事件发生到这里,其实对余秀华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诗坛有她的一席之地,网络上有一大批喜欢她的粉丝,舆论也总是朝着对她好的方向。

  在一段时间内,余秀华就是人生逆袭的标杆人物,赞扬声不断,她的前途一片光明。很多人都把她当成励志的偶像来膜拜,毕竟一个脑瘫农村妇女,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足够激励人了。

  在国内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就连国外都有不少喜欢她诗作的人,美国的斯坦福大学请她去演讲,《纽约时报》将她选作唯一上榜的中国女作家。余秀华当时的影响力,可不比一些小网红或者明星差呢。

  人嘛,总是怕被无限放大的。

  

  但是余秀华火了之后,外界针对她的种种言论也越来越多,说她是拿着自己身体的残疾在卖人设,说她写的诗是附庸风雅毫无内涵,说她总拿着露骨字眼写进诗里来博人眼球……

  原本,人红是非多,有这些评价很正常。你且听之,也就任之便行了。

  可余秀华偏偏不这样做,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和脾气。你不喜欢我的诗和人,你可以不看不了解不关注。但是,你不能来骂我,批评我,否定我,对不起,我不接受!

  而余秀华表示她的态度和反抗的方式是什么呢?是的,毫不客气的怼回去!骂同行,骂粉丝,骂读者,骂路人,骂否定她的所有人。

  

  这可以被认为是有个性,率真,脾气直的表现。毕竟有才华的人,谁还不能特立独行呢?

  可她成名后与丈夫离婚,又被公众认为是一朝得势,抛夫弃子的表现。不论她曾经在这段家庭婚姻中受过多少苦,人们就是接受不了她离婚离得如此爽快直接。

  这是别人的私事,我们不作评判,我们没有经历过她的苦,也没有权利去指责别人的对错。余秀华也对这些不理解她,责备她的人表示无视。天天写着她自己的小诗,心情不好了就跟同行打打官司,弄几场骂战,小日子照样过。

  这样的小打小闹,除了败一点路人缘以外,也是无伤大雅的。人们甚至乐于看到文化人之间的较量,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些饭余饭后的谈资。

  

  真正让余秀华走下神坛,成为人人喊打的老鼠,还是缘于她那狂且傲之,但实际上完全暴露她文化素养的拆解唐诗。一首《登鹳雀楼》,让余秀华声名狼藉。

  你可以闹着玩,可以使着性子自己在家里随便怎么拆,只要不堂而皇之,没谁管你,这是你的自由。

  可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还是颇有影响力,以诗人代表来混饭吃的名人,你如果把一首小学二年级孩子人人都要背诵的唐诗,拆解成人人闻风丧胆的“性诗”,这不知是侮辱了李白,还是侮辱了教育局,又或者是侮辱了千千万万个纯真的孩子?

  

  终归,这还是一个缺乏文化底蕴,太过自我,性情乖张的普通人。

  余秀华闹了这一出,以前支持她,喜欢她的读者,粉丝,路人,甚至是同行,都纷纷站出来指责她。当然,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你想怎么拆解唐诗是你的事,可别人想怎么说你,也一样是别人的事。

  余秀华受不了公众的压力,将自己发表在众公号上的那篇她认为是玩闹儿一般的文章删掉,发表了一篇更像是批判大众的道歉信,就想着可以不了了之。

  如果大众如此好糊弄,那不是谁都可以随便犯错了?

  

  在此件事情上,余秀华没有半点悔过和认错之心,甚至与批判她的所有人开战,对骂出来的话语,粗鄙,露骨,难听至极。而且她是逮着谁骂谁,都是极尽所能,骂到别人避之不及。

  到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他们眼中的奇迹脑瘫农民女诗人,不过就是一个农村泼妇罢了。披着诗人的外衣,行着粗人的言行。

  一时间,网络上对她的讨伐声日益高涨,大有封杀她的势头。而长达几年的脑瘫女诗人的热潮,终于得到降温,大家也终于开始用看待正常人的眼光去审视余秀华。

  

  再这么一总结她这几年的表现,发现不过如此,被过度神化和夸大了的才华,以及被捧得太高的人设。此时的余秀华,已经从一匹黑马变成了一匹野马,完成野蛮生长,不讲规矩和场面了。

  当一切喧嚣都尘归尘,土归土后,所有的真相,也就浮现了出来。

  而如今的余秀华,仍然天天活跃在各个网络平台,今天写一点小诗,明天晒一点感想,后天和网友骂一骂,说不上不好。

  只是做人,不论是不是有真实的才华,还是需要谦逊低调一点吧,毕竟逢人便骂,可能到最后,也会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

  

  当然,我们也尊重每一个有才华的灵魂,以及每一个灵魂的个性。我们不否认余秀华有着过人之处,也不认为她的身份,角色,健康状况,就可以成为她放纵自己言行的资本。

  希望未来的余秀华,可以是一个更为纯粹的诗人,而没有现在如此多令人眼花缭绕的角色。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