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秋天的词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清朝纳兰性德《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康熙16年5月30日,纳兰性德失去了爱妻。此前一个月,妻子卢氏为他诞下麟子。此时纳兰性德的府中呈现出一派华枝春满的气息。

  和红楼梦贾宝玉不同的是,纳兰性德的婚姻应该是那个时代的另类。

  19岁时,纳兰性德就已经取得贡士的资格,但是由于寒疾发作,他没有参加当年的殿试。一般贡士的名额在300人左右,也就是说在最后的一关,他因为疾病没有去。那么这个疾病很可能就是春夏期间的流行性感冒。有人说纳兰性德文武双全,但是结合纳兰性德一直是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庭院内的骑射不代表真正的战场风雨,纳兰性德的确是满族人中的读书种子。其实这场病,也为后来纳兰性德生命的早亡埋了伏笔,或者他不适合从武。

  仅仅只是错过十九岁时候的殿试。况且康熙皇帝只比他大四岁。年轻的康熙皇帝倚重纳兰明珠,也在培养自己的核心力量。纳兰性德这次的落选并不算大事。挂了号,迟早有个官做。

  

  说这些是说纳兰性德和贾宝玉处境的不同,在婚姻上,纳兰性德的自主权高于贾宝玉。

  妻子卢氏应该是在纳兰婚前就见过面,并有感情的。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哪辨香。此情可待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纳兰性德《采桑子》

  如果以纳兰生命的结束往上推,纳兰性德应该是在19岁或者更早,到过妻子卢氏的家,这是他们可以印证的见面,在结婚前。

  20岁的纳兰性德迎娶卢氏,可以看到封建社会难得的婚前相识相知。从门当户对的角度来看,这在当时不算是好亲,因为贵族联姻,强强联手,卢氏虽然有家产,但她父亲早已经过世,且是汉旗官员,因罪而死。纳兰性德是明珠相府长子,能够娶到卢氏,有纳兰性德自己的坚持。当然他的坚持是有资本的,他是前程锦绣的官员,不必像贾宝玉一段对表妹的心事,最终揭开盖头,是宝钗。

  这是纳兰性德的幸福。

  也正是纳兰性德的执着和顺意,纳兰和妻子卢氏的感情比普通封建家庭珍贵甜蜜而深厚。而纳兰明珠更是在他婚后另外送了一套别墅给小夫妻住,免了很多大家庭的应对。纳兰性格没有官务缠身,和卢氏过着连当代人都羡慕不已的新婚生活。如胶似漆应该是不过分的。这是这种青春最纯粹最美好又有细节的相守相处,却因为命运走到了相反的方向,反而成为痛苦最深的根源。

  收获了爱情结晶的纳兰性德,在结婚三年后,已经有了孩子,皆大欢喜,妻子却因为产后疾病离世。已经无从还原当时的细节。但是年轻美丽的妻子在自己面前魂归,一座漂亮的府邸,大约也是瞬间空城。

  

  纳兰性德将妻子安置在双林寺,停灵达一年多,除了他内心的不舍,也是要给妻子一个名分。妻子死时,他虽然已经中进士,但没有授官,一年之后,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纳兰性德能为苦命的妻子争取到最大的哀容。

  这首诗就是写在纳兰妻子停灵的最后一个秋天。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

  这是初秋,那风雨吹动几片叶子,只有别离的人,才知道夜晚是这么的漫长凄苦。有人说这难道不是深秋吗?为什么你认定是初秋?那萧萧几叶更像是晚秋甚至冬天啊。

  ”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答案就在这句诗里。靠着枕头数着秋天的日子,这证明是早秋,不是特别的冷,否则都缩进被窝了。蟾蜍下早弦,是个什么日子?早弦是上弦月,在每个月的初七初八。那么早秋有个重要的上弦月,就是七月初七。

  纳兰性德靠在枕上,他失眠,所谓数秋天,可以当盘算日子,也可以当失眠数着漫长的流水时间,他看到的是最美好团圆的七夕也即将过去。他这是在为妻子为誓言守夜。在妻子离开的痛苦里,他曾经在七夕发誓”今生钿盒表予心,祝天上人间相见!“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

  这个已经点出了纳兰性德在守夜,他或者希望梦里梦到妻子,而曾经妻子在上个七夕是到他梦里的,”亲持钿合梦中来,信天上、人间非幻”,但是梦薄容易醒,下半夜寒气偏重,那求而不得的梦境也破了,倍感凄凉的纳兰只能伤心泪水,如同蜡烛灯花一样坠落。

  ”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这句话非常耐读,这无处不在的伤心是为了什么,是因为那灰尘已经落满了妻子喜欢的琴。这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之感。而更重要的是之妻子离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像妻子一样拨动他的情感,如同伯牙与子期,知音一去,琴瑟声绝。

  卢氏在纳兰性德的感情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从目前所能掌握和推测的,就是纳兰性德和妻子是有着完美的爱情的,婚前的一见钟情,纳兰性德的求娶,美满三年的婚姻生活,他们比许多普通人都恩爱幸福,也正是青春大胆无拘束的投入,两心如一,这都是可遇难求的人生极致,但“从来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纳兰性德可能想过生活总总磨难,唯独没有想过比他小两岁年轻的妻子是死于产后疾病,虽然在封建社会,生产是女子的生死关,纳兰性德也无比心焦的等待过母子平安吧,但是当这些都熬过去,以为没什么大事,死神却以令人意外的方式带走她。

  我能够明白纳兰的痛苦,他一定是手握手的想把妻子从死神那里拉回,但他看到的自然是崩溃的一幕。没有什么比挚爱之人的生死更令人无助,这也成为他永久的创伤,他没有能拉回妻子,作为一个男人,他补偿的方式非常特别,他愿意无数次回到一种幽冥都场所里,去陪伴妻子。但是人天两隔。

  正是这种在纳兰性德意料之外的伤害,摧折了他的心灵。因为这世上没有什么牢靠,生命如此脆弱,何况富贵。

  从妻子离开的那天起,那个锦衣怒马的风华少年就死了。他在之后的岁月里,都是带着被动的方式去应对生活和岁月。

  有人通过投入社会和其他的事情来淡化解决这些痛苦,但纳兰性德的人生起点太高了,高到了让他觉得陪伴皇帝和仕途进取都是一种不从心的压力,但是又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他七年后病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死于人生的无趣,他的妻子大约后来也渐渐很少来他的梦里了,他的心风干了。

  如果卢氏不是这么早死,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人生命中就几个重要的人,少一个,生命就缺了口,至少对纳兰是如此。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