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寂寞杏花红

  今天带来的是三本女主公主的古言:强推《寂寞宫花红》尤四姐的文笔超棒,好看。

  如果大家有想看的类型可以留言评论小编哦。

  《寂寞宫花红》 作者:尤四姐

  入坑指南:初见面,她高高在上,七载尊荣养;他俯首为臣,十年砺一剑。再相见,她从主到奴,卑如草芥;他从臣到君,至高无上。她在天时,他为地。他做上时,她居下。

  永远的差别,轮回着贵贱与高低。重重的阻隔,割不断爱慕与相思。她,迎霜傲雪,韧如蒲草。他,肩挑日月,坚如磐石。

  节选片段:皇帝眯眼看他,火把子上的松蜡烧得吱吱响,跳跃的火光照亮了那张年轻的脸。永昼咧嘴一笑,满脸的血渍显得有些恐怖,“我败了,无话可说,听凭处置。”

  锦书呜咽着叫了声,“永昼……”边上的侍卫搭手拦住了她,卑微哈腰道,“娘娘,刀剑无眼,请娘娘保重凤体。”她被挡在男人的世界之外,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法靠近,无能为力。

  《星落凝成糖》 作者:一度君华

  入坑指南:双生花,姐姐才貌双绝,是全族人的希望,从小就被定为神族天妃。她却因生来不祥,成为全族的耻辱。姐姐金尊玉贵,她却看尽世态炎凉。

  人心之恶,浇灌出一条毒蛇。就在族人跪舔姐姐,希望姐姐成为天妃后能够庇护神族的时候,姐妹俩“上错花轿”。这条“毒蛇”竟然嫁到神族,成为了全族人的灭顶之灾……

  节选片段:“我说,你故意的吧!”夜昙爬起来,后背嗖嗖地透风,她反手捂也捂不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玄商君侧过脸,缓缓将书信收入怀中,到底难堪,终于也解释:“今日以魔气为你疗伤,浊气腐蚀了你身上的衣料。”夜昙试了几次,双手也拢不住背上的衣裙,她说:“那你让我怎么见人!”

  玄商君说:“本君记得,殿中有针线,你可以略作缝补。”说着话,他来到隔间,果然找到了针线。夜昙看着这盒七彩针盒,半天才说:“缝补?我说我会,你信吗?”

  玄商君一声叹息。夜昙说:“算了,我去找飞池帮我缝。”她双手反扯着衣裙,就要出去,玄商君赶紧道:“站住!衣冠不整,岂不惹人非议?”他领着夜昙来到内殿,指了指绣着松涛雾海的屏风:“进去,脱下来。”

  《长公主》 作者: 墨书白

  入坑指南:李蓉和裴文宣在十八岁成亲,李蓉看中裴文宣家中背景避祸,裴文宣看上李蓉公主身份翻身,政治联姻,毫无情谊可言。

  后来她沉迷声乐花天酒地,他心有所属过家门而不入,夫妻三十载,除了权势,再无其他,最后受人挑拨,死于对方谋杀之下,也无甚奇怪。

  然而一觉醒来,却仍旧回到了十八岁这年,正是两人一辈子最艰辛的时刻。于是裴文宣来找李蓉。“殿下觉得,这亲还要再成一次吗?”“成吧……”

  “那在下得先除掉您那位‘客卿’。”“你以为本宫就会留下你的心上人吗?!”一阵无言之后,裴文宣再次开口:“要不,咱们姑且忍耐一下对方,待到过两年手握大权,你我再和离,到时候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公主以为如何?”

  李蓉迟疑片刻,随后道:“行吧,先将就着过……”后来,裴文宣和李蓉权倾朝野,他看着李蓉在家里写和离书,裴文宣左思右想,终于还是走进了书房。“孩子都这么大了,要不,将就着再过一下?”

  节选片段:李蓉顿住步子,裴文宣提着宫灯,转头看她:“殿下是想怎么督查呢?是全日查办此案,将苏大人叫过来,日日跟着查呢,还是每日请苏大人过来商议一下,日日见一面查呢?”

  “还有,”裴文宣似是想起什么来,认真思索着道,“公主觉得,查办此案,微臣在,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呢?不如此案就公主和苏大人一起查?”

  李蓉没说话,她抬眼看向裴文宣,裴文宣面上带笑,李蓉面无表情开口:“裴文宣。”“嗯?”裴文宣挑眉,李蓉冷声道,“你还能更做作一点吗?”

  裴文宣神色僵住,李蓉抬起手来,用食指和拇指捏了一小节,凑到他面前去,认真道:“你仔细瞧瞧,这是什么?”“什么?”裴文宣皱起眉头。李蓉满脸认真,掷地有声:“你的心眼儿!”

  往期精彩内容推荐

  种田文:《美人与猎户》落魄千金小姐vs沉默糙汉猎户,温馨甜宠

  高评分古言:强推《怎敌她千娇百媚》郎心似铁,不敌卿千娇百媚

  重生文《金丝雀驯主手册》,重生美貌白莲花女星女主狂撩男主

  图源网络,侵权删。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