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活动

寂寞的自由

  原本每次吃火锅点鸳鸯锅都要被朋友嘲笑的年糕突然发现,周围有好几个狐朋狗友,最近也开始加入了无辣大军。

  问及其中的原因,某位狗友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宛如高考数学最后一道大题般复杂的表情。

  就像这样↓↓↓

  几番解读后,年糕终于在对方直指自己下三路的怪异手势中,听懂了这位重庆老友的难言之隐。

  哦,原来是痔疮犯了。

  曾经,这位嗜辣如命的年轻人在餐桌上放出豪言壮语:“宁可菊花流脓,不叫嘴里受穷。”

  谁曾想,如今菊花一语成谶,狗友的嘴却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威风。

  被迫戒辣的人间惨剧,如今在年轻人中越来越不只是个例。

  01

  这届年轻人越来越不敢吃辣了

  犹记得不过两三年前,正是吃辣文化一家独大的时候。

  进火锅店吃鸳鸯锅、点外卖备注微微辣,那都是要被身边的辣家军揪出来狠狠嘲笑一番的行为。

  为了一个全中国最会吃辣的头衔,湖南、川渝、江西、云南几个吃辣圣地的人民更是吵得不可开交。

  可如今,越来越多以辣为尊的年轻人不得不放下骄傲,被迫说一句:“不要辣。”

  原因无他,说穿了无非就是:年纪上来了。

  正如“重庆火锅之神”李荣浩的惨痛经历。

  过去,辣之于他不过是三餐的调剂。

  这位哥甚至放言:“火锅辣汤泡米饭,我每周至少吃三次。”

  直到后来,为了巡演和发专,他不得不暂时放下自己吃辣的执念。

  没想到这一别,竟正式宣告“重庆火锅之神”名号的易主——

  戒辣没多久,再与辣椒重逢的他,收获的不是爽,而是肿起的嘴唇和冒出的痘。

  戒辣这种行为,如今似乎越来越成了打工人嘴里那句“生活所迫”的缩影。

  比如身为老师的小七就发现,只要她前一天吃辣过猛,第二天讲课就必定哑火。

  学生时代放纵的快乐是无福消受了,也只有在没有课时负担的寒暑假里,才能时不时拥抱一回辣锅。

  更别提,这届年轻人的肠胃本来就被不规律的作息和饮食习惯刺激得无比娇贵。

  不消隔夜,吃完变态辣的当天,多数人就能喜提厕所一日游的惊喜。

  两眼一抹黑地从马桶上站起来,大把大把地吞下胃药之后,flag也就此立下:

  “下回真不敢再吃这么辣了。”

  更倒霉的是像年糕的重庆狗友那样得了痔疮的。

  虽然,得痔疮多半是打工人整天坐在工位上不挪窝攒下的“福报”。

  吃辣虽然算不上这难言之隐的元凶,说它是帮凶,却一点也不冤枉。

  吃辣一时爽,蹲坑火葬场。

  辣椒遇上痔疮,相当于把有痔青年的屁股放在火上炙烤。

  在马桶上疼得嗷嗷直叫唤,是他们告别吃辣前的又一项仪式。

  年轻人痴迷于佛系养生不假,但各种小病小痛正在频繁地折磨着他们也是真的。

  闭口、粉刺、牙龈肿痛,时不时从脸上冒出来的痘痘红肿,无疑击穿了年轻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什么,吃辣毁脸?这绝对不行!”

  为了美容、减肥,年轻人戒起辣来的劲头可能比立新年flag时的气势还要足。

  三天一小戒,五天一大戒。

  可惜,对于嗜辣如命的朋友来说,想戒掉又谈何容易?

  02

  吃辣怎么成了终极背锅侠?

  被迫戒辣到底有多痛苦?

  无数过来人已经把他们的血泪史写在了自己的《抗辣日记》里。

  不吃辣的第1天:“我觉得我可以。”

  不吃辣的第3天:“戴上我的痛苦面具。”

  不吃辣的第7天:“人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修习忍术的吗?”

  ……

  不吃辣的第N天:“我宁愿打针吃药针灸电疗,也不想亏待我的嘴和胃。”

  因为没有了辣椒食不下咽的人们,没有一个逃得过在戒断和复吸之间反复横跳的命运。

  戒辣到底为什么这么难?

  说到底只能怪我们的大脑太不争气。

  研究表明,辣味会在舌头上制造痛感,为了平衡这种痛感,人体会分泌内啡肽。

  这种物质在消除舌上痛感的同时,还会在大脑中制造出类似于快乐的感觉。

  再加上,很多辣味的食物往往兼具高油高盐的特点。

  嘴上说着想戒辣的人,身体往往无比的诚实。

  因为他们会本能地渴望高辣高油食物带来的口腹欢愉感。

  因此,年轻人戒辣的决心,往往下得轰轰烈烈,结束得悄无声息。

  吃辣成为他们痛改前非的又一块里程碑。

  一如过去,25+群体的健康雷达间歇新觉醒,但又很快因为顶不住诱惑走向自我麻痹。

  再加上,医嘱中经常把忌辛辣和忌烟酒这样的习惯并列,无形之中,也让辣成了很多小毛病的替罪羊。

  虽然克制吃辣的冲动是为了健康,但实际上,年轻人很多健康烦恼跟吃辣都没有直接的关系。

  比如总觉得一吃完辣就疯狂冒痘,事实却是,目前没有任何科学研究可以表明,吃辣跟长痘有任何直接的联系。

  恰恰相反,因为辣椒素能够提高新陈代谢,促进毒素排出,吃辣还可以起到护肤的效果。

  那些吃完火锅第二天就长痘的倒霉蛋,大概率是因为锅底本身太过油腻,从而油脂摄入过多。

  而笃信吃辣伤胃的说法,最直接的原因是吃完辣之后刺激了胃粘膜,因此产生烧灼感。

  但科学研究发现,适当吃辣可以增强肠胃蠕动,促进消化液分泌,改善食欲,排出消化道中积存的气体。

  如果肠胃足够健康,完全不用担心吃辣会对消化系统有损伤。

  戒辣,其实也是当代年轻人的朋克养生迷信。

  晚睡熬得皮肤暗沉了,吃糖吃得内分泌紊乱了,三餐不规律折腾得胃抗议了……

  没关系,锅都让吃辣来背就可以。

  毕竟相比于早睡、戒糖、按时吃饭,戒辣,看起来似乎要更容易一点。

  事实上,戒辣这个行为,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更像是一种健康安慰剂。

  细碎的健康问题依然没有为一代年轻人敲响真正的警钟。

  即使对自己的嗜辣习惯感到忏悔,其中的悔意也只能说是真假掺半。

  03

  戒糖戒辣戒碳水,

  年轻人到底怎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仗着年轻就使劲折腾的侥幸心理,迟早会受到生活的重锤。

  要么是体检,要么是突发疾病。

  熬一次大夜要补长长的觉才能恢复元气,一不小心吃撑了只能赶快嚼一把健胃消食片帮助消化。

  一些小小的苗头迅速摧毁了年轻人以为自己身体倍儿棒的幻想。

  人开始惜命的标志,或许就是从各种高调的“戒断”决定开始的。

  发现身体几项指标不大对劲,于是控油、控盐、控糖的自我拯就计划开始轮番提上日程。

  突然节制吃辣的欲望,其实无非是意识到了年轻这项资本被自己挥霍得所剩无几了。

  今年不满30的网友@还是薯片 悲观地回忆着自己20岁之后的这段时光。

  从大二那年,第一次去医院补了满口的蛀牙开始,肥宅快乐水从她的食谱里消失。

  工作的第一个月,因为连续加班得了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还差一点胃出血。

  医生叮嘱她,以后一定要按时吃饭,少油少盐少辣。

  大学时立志要当美食博主的她,开始戒甜食戒辣,依次与奶茶、火锅、精致碳水告别。

  每一年,总有一茬又一茬的小年轻重复上演痛改前非的戏码。

  这种觉醒的背后,是这届95后的身体越来越扛不住像几年前那么造了。

  上海外服健康管理中心联合《大众医学》发布的《2019上海白领健康指数报告》显示,2018年上海白领体检异常比率高达98.75%。

  换句话说,在上海,100位打工人里只有不到2个是完全健康的。

  “有命赚没命花”的担心正在压垮996的社畜们。

  对于熬夜成日常的年轻人来说,吃辣成了更直观的身体垮掉催化剂。

  他们可以坦然地在深夜的末班地铁上加班加点,回到家再报复性地刷视频到一两点。

  明知道这样的作息不健康,但相比之下,吃一口麻辣小龙虾,第二天下巴冒出的锃亮青春痘,无疑更加吓人一点。

  不管是生活所迫还是身体所迫,那种大快朵颐吃到爽的日子,注定会离每个人越来越远。

  “现在吃自助餐再也不敢幻想扶墙出了,就怕当场吐人家店里被路人拍了视频。”

  尤其是那些辣到让人冒汗的食物,本身承载的就不仅仅是一种味道。

  它所代表的刺激、快速的生活节奏,还有饭桌上因此被勾起的燥热与亢奋的氛围,确确实实更像年轻人的专利。

  《中国食辣史》的作者曹雨曾在一篇访谈中提到,“从根本上而言,食辣存在一个明显的年龄区间”。

  “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们的肠胃会出现问题,味觉方面也会有改变,食辣能力随之下降,所以超过45岁还嗜辣的案例并不多。”

  因此,虽然同样是出于健康原因让渡的口腹之欲,辣椒跟甜食、炸鸡还有些许不同。

  不再吃辣,更像是年纪到了之后,一项身体机能的自然退化。

  眼下,情况固然还没那么糟糕。

  不过,当戒掉某种饮食的口嗨成为一种习惯,总有一天,年轻人会开始心甘情愿地早睡早起,饮食清淡。

  而且更残忍的是,不管多么努力,他们的肠胃依旧会毫不留情地游走在便秘与蹿稀这两个极端。

  届时人们只会感叹,每天能定时顺畅排便就是莫大的幸福。

  @王排骨的骨

  这么看来,如今在戒辣、戒糖上虚晃一枪,或许是他们抓住年轻特权的最后倔强。

  因为真正的中年人,早已在查出身体不对劲的第一时间就为自己挂好了专家号,哪里还有闲情逸致玩一把假装养生的小游戏。

  体检、看病、遵医嘱的三件套终有一天会落在他们的头上。

  “我老了”的这句感叹,也终将从自我调侃,变成个人身体状况的真实注脚。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