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寂寞啊寂寞

  初秋时节,残阳如血漫过田野,离离荒草还有色彩斑斓的野花儿,在风雨中飘摇着。远处山脚下,炊烟淡淡升起,晚归的乌鸦凄厉地鸣叫着飞落树梢。

  夕阳中,走来元朝的散曲家白朴,面容憔悴神形疲惫,一袭破旧的粗布衣衫,遮不住瘦弱的身躯。他停下脚步站在路边,目光深邃望向远方,轻轻吟出“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多少无奈多少离愁,尽在不言中。

  公元1261年,不肯入仕的白朴,怀着落莫的心情离家南游,然而再美的风景,也掩饰不住他心底的悲伤,一介书生,亡国遗民,被迫离家等种种重负山一般压向他,让他喘不过气来,但他负重前行,虽然很慢很慢,但却不肯停下飘泊的脚步。

  出身于官宦之家的白朴,本应有着优越的生活环境,然而幼年时,一场战乱却给他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痛苦烙印。时值蒙古大军攻打金朝,兵荒马乱中,白朴与家人失散,所幸被父亲的好友著名诗人元好问收留。

  从此,白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因为战乱饱受思念亲人之苦,而元好问则因为是亡国之臣,不得不颠沛流离辗转各地,生活也因此陷入困境,但他对白朴的关爱却从不曾消减,尤其是在奔波途中,依然不忘督促白朴熟读诗书。

  过早品尝人世艰苦的白朴,却在读书中找到了人生乐趣。而元好问对白朴的早期培养,也为白朴在日后的文学创作中打下坚实基础。十二岁时,白朴才回到父母身边。彼时的白朴,少了些少年的活泼天性,却凭添了成熟与稳重。

  绿肥红瘦的暮春时节,点点细雨疏落有致,敲打着窗外的梧桐树,秉烛夜读的白朴,眉宇间透着无限的惆怅。本不想入仕途的白朴,却不忍违背父亲的意愿,每天学着并不喜欢的八股文,内心极度空虚寂寞。他放下手中的书卷,慢慢踱到窗前,聆听着梧桐雨,内心凄凉又凄惶。

  那场兵荒马乱给予心灵上的伤害,让白朴最终放弃官场上的争名逐利,每天只是吟诗作赋聊以度日,这种消极思想与时任元朝官职的父亲产生分歧,令白朴一直郁郁寡欢。

  岁月斑驳了青春,也为人生涂抹了不同的色彩,而白朴的人生则是黯淡无光的,满腹才华无处施展,前途更是渺茫不可知,就在他彷徨无所依时,元朝拟在全国各地选拔有识之士入朝为官,有朋友举荐白朴出来做官,对蒙古统治者深恶痛绝的白朴拒绝了,为了远离是非,白朴忍痛离开亲人以远游来逃避入仕。

  夕阳一点点沉下天边,远处雾笼山水宛如一幅水墨画,近处几只乌鸦绕树不肯栖息,凄凉地鸣叫着。白朴在心中不由得苦笑,乌鸦尚有自由可以择树而居,自己却连栖息的地方都没有。漫无目的地的飘泊,消磨了他的志向,淡泊了他的豪情,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白朴不知何去何从。

  “知荣适配器辱牢缄口,谁是谁非暗点头。诗书丛里且淹留。闲袖手,贫煞也风流。”虽然白朴选择了与世无争,然而世间琐事终究难以放下,对家人的牵挂,最终让白朴不得不回转家中。

  江山易主,遗民独处,白朴的内心愤懑不已,又是一个细雨敲梧桐的夜里,捧卷夜读的白朴,读到唐明皇与杨玉环的故事,不禁唏嘘不已。虽然自己与唐明皇身份不同,却都经历了战乱以及失国之痛,对唐明皇的同情以及对亡国的思念,促使白朴提笔写下长篇戏曲《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多年的游历丰富了白朴的思想,睿智了他的灵魂,诸多感触点点滴滴渗入到作品之中,虽然白朴也接触到底层民众的生活,但他在杂剧创作中依然有些保守,而他的散曲则优雅端庄恣意奔放,“海棠初雨歇,杨柳轻烟惹,碧草茸茸铺四野。俄然回首处,乱红堆雪。”然而笔墨抒情终觉浅,难以平复白朴内心的伤痕。

  姹紫嫣红的五月,繁花簇簇柳绿芳菲,亭台楼阁沐浴在柔柔的微风中,黄莺轻啼,燕子软语,小桥流水绕过茅草人家。再次离家访友的白朴,面对如此美景,心情也豁然开朗,沿途写下许多赞美河山之作,然而途经被战火洗劫的荒凉之地时,他的内心又变得沉重不堪。

  “纂罢不知人换世,兵余独见川流血。”写不尽满腹凄凉,叹不完世事沧桑,忧国忧民且又忧己的白朴,苦苦行吟,一路前行。今朝有酒今朝醉,饮尽杯中无限愁,在与朋友开怀畅饮时,白朴暂且忘却了烦忧。举杯邀月共饮,迎风当歌几何,清风明月虽不解意,但却慰藉着一颗寂寥的心。

  “入仕吧,你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朋友轻轻劝道。醉意朦胧的白朴再次坚定地摇摇头,他怎能去做元朝的官呢,江山易主不能改变,民族气节又怎能易主呢?告别朋友,白朴又踏上飘泊的旅程,许多杂剧以及散曲作品,如一朵朵花儿般,绽放在每一段旅程中。

  烟花三月的扬州,莺歌燕舞柳瘦情浓,行人懒散漫游街市中,商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而在繁华热闹的人群里,一位老者彳亍独行。看到生活在统治者桎梏下的民众,早已忘记了国恨家仇,转而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老者无奈地叹息着。一座小戏楼出现在眼前,一曲清音婉转流出。

  “风华如流水,消磨尽,自古豪杰,盖世功名总是空,方信花开易谢,始知人生多别。忆故园,漫叹嗟,旧游池铺,务做了狐踪兔穴。”老者驻足细听不觉苦笑,散曲人人传唱,可是谁又能解其中滋味呢?老者便是白朴,彼时的他已经八十多岁,却依然没有停下飘泊的脚步。

  如果时光倒流,白朴遵从父亲的心意而入仕,那么人生也许就会是另一番景象,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朝堂之上高谈阔论,即使丢掉气节却能名利双收,又何乐而不为呢?那么,白朴后悔了吗?

  从幼年经历战乱,再到耄耋之年,漫长人生中,虽然生活落魄不堪,并且布衣终生,但白朴却从不曾后悔过。苦难的经历,造就了他非凡的才华,他写下的杂剧无论是讽古喻今,还是勇于追求爱情,其间总是夹杂着淡淡的忧愁,嬉笑怒骂间,尽现人间百态。而他的散曲疏落有致,有着天然古朴的情怀,而这些都与他的生活经历息息相关。

  千百年后,人们依然会记得元朝著名杂剧、散曲家白朴,失去的只是名利,留下的却是最瑰丽的精神财富。

  “窗儿外梧桐上雨潇潇,一点点滴人心碎。”扬州城外,简陋客房中,静听梧桐雨的白朴,在深深的夜色里,终于梦回家园。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