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绯闻

可凡倾听 欧阳夏丹

可凡倾听 欧阳夏丹

欧阳夏丹做客《可凡倾听》
欧阳夏丹做客《可凡倾听》

网易娱乐11月7日报道 央视《新闻联播》的主播一直都是焦点人物,他们被冠以一个霸气十足的称号:国脸。2011年9月25日,镜头里出现了两张年轻的新“国脸”——郎永淳和欧阳夏丹。一个文质彬彬富有书卷气质,一个清新淡雅如邻家女孩,“丹淳”组合很快为全国观众接受和喜爱。

走下主播台,他们和平凡人一样有着各自的悲喜,43岁的郎永淳和妻子一起抗击乳腺癌, 37岁的欧阳夏丹仍在找寻人生伴侣。对于自己的搭档,欧阳夏丹直言:“小郎这个人真不错,家里发生事情的时候,他扛起重任,真是一个爷们。你会觉得以后的另一半如果像他那样,就妥妥的。”11月8日、9日每晚19:30,郎永淳、欧阳夏丹将走进SMG艺术人文频道《可凡倾听》栏目,分享《新闻联播》幕后的故事。

“全身心投入,不敢保证零差错”

有人戏称,世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新闻联播》的主持人,两人肩并肩坐着,却连眼神交流都没有。事实上,郎永淳和欧阳夏丹私下关系很好,但一坐上新闻主播台,“感觉”就完全变了。在《可凡倾听》节目中,欧阳夏丹坦然表示:“两个人全部看着前方,从来没有交流,这种感觉会有一点点奇怪。因为平时,我和小郎还有其他节目的合作,彼此之间的互动特别好。但是一坐在《新闻联播》的桌子上,长方形的桌子,不是可以交流的弧形桌,加上节目本身的基调和性质,没有给你聊的空间,就是各自有各自的播报功能和任务。”郎永淳甚至觉得这或许就是《新闻联播》的一个特色:“那就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感仿佛是天生的,相当于几十年下来都是这样的一个感觉,你必须得顺从它,而不是说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它。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我们也在逐渐调整自己的状态,努力希望在这样一个平台中保持我们既往在观众当中的一系列所谓的特色。”

虽然只有短短半小时,但《新闻联播》承担着很大的责任,直播的镜头里,主播们各个沉稳、干练,但背后的慌乱和紧张难以想象,“其实,有时候18点50分,播哪条稿子都没定,急都急不来。”两人回忆,第一天上《新闻联播》的时候,18点58分,编辑才把新稿件拿进来,同时要把旧的稿件换出去, 在一两分钟的时间里,我们要马上迅速再熟悉新的提要。59分的时候,编辑突然跑来问郎永淳,头条的导语你是不是也给我了,“我再一看,果然没有了,一身冷汗,湿透了。”

然而,即便悉心准备,主播们也总难免出现纰漏。有网友曾制作《新闻联播》“失误大全”的视频在网上传播甚广。欧阳夏丹说,她就曾出现过一个误差,一般播稿子,是男主播一条,女主播一条,但有一次她翻稿子翻快了,漏了一条,幸亏郎永淳反应神速,立刻接了过去:“毕竟我们是人,不是机器,机器都有螺丝松的时候呢,我觉得还真的不敢说保证就能够零差错,只能说是尽可能地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心无旁鹜,全身心的投入。”

“新老交替,担子更重”

作为中国收视率最高、影响力最大的电视栏目,《新闻联播》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今年5月,张宏民和李瑞英两位资深主播宣布告别《新闻联播》退居幕后。这也是继2011年郎永淳、欧阳夏丹加盟以后的又一次主持人阵容调整。关于新老交替、推陈出新的话题再度引起热议。

在《可凡倾听》访谈中,郎永淳坦言,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身上的责任更重了,“我觉得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一天面对这样的过程,特别感佩他们。实际上如果按照正常的退休年龄,他们还远远没到,但是他们能够急流勇退,能够在这样一个时刻选择退出,特别、特别感佩。但同时也知道,我们应该接过他们的接力棒,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欧阳夏丹也在访谈中透露,其实新老替换的当天,他们有一个算是告别的聚会,“张宏民老师的发言很恳切,他说‘在过去的将近30年的时间里面,我为这个岗位可以说也付出了很大的贡献,我希望接下来年轻的一辈也要继续努力,继续为这个岗位做出他应有的贡献。’其实就是短短的两句话,但是我觉得他对这个岗位的这种留恋、这种不舍、这种情绪,还是弥漫着当时整个房间,那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突然,因为之前好像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征兆。”

郎永淳补充道:“我们都是从手机弹出的新闻知道这个事情的,全都傻了,之前根本都不知道。并且当时,因为没见到他们,没有到单位来,根本不能确认这条新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后来给李瑞英老师发了一条短信,问她是真的吗?她说是真的,我说祝愿明天会更好,她说明天一定会更好。”李瑞英的一句话也给欧阳夏丹留下了深刻印象,“李老师说‘好多我的朋友都在替我惋惜,但是只有业内人才知道我们这个岗位,精神压力有多大,当我有一天从这个岗位上退下来的时候,我反而觉得非常轻松和自在了。’接下来她到郊区去疯玩了几天。我觉得,真的是这样,身为《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肩上的那种担子和压力,你很难卸下来。”

郎永淳与太太联手抗癌,曾互相隐瞒病情

郎永淳走上主播台属于“半路出家”,他本科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专业,之后又在中国传媒大学进修第二学位,而事实上,在传媒大学的两年里,他有些“不务正业”,一方面,刚开学不久,他便因为“打赌”,干净利落地将同班女生吴萍发展为女朋友。另一方面,他有一年多的时间在参与央视《新闻30分》的创办,直播和出差采访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幸好台里发出“红头文件”,希望学校能网开一面。1996年毕业后,他就带着爱人,开始了北漂生涯。

回想那段住集体宿舍、租房结婚还没办婚礼的岁月,郎永淳感慨万千,“有一年在长安街上轧马路,看到旁边都是温暖的灯光,但没有一盏灯是属于我们。那时我们就想,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在北京有一间小小的房间,有温暖的灯光透出来,也让其他人羡慕。”2001年,这对夫妻咬咬牙,付了首付,直到2012年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新居。

“那时,才真正觉得好像踏实下来了”,而就在那一年,患乳腺癌两年的太太吴萍出现了转移的征兆。郎永淳始终记得第一次得知太太生病时的情形。最初吴萍对他隐瞒了病情,一次,她带着孩子在深圳玩,要求正在广州采访的郎永淳立刻去深圳,“有重要事情告诉你”。

“那天我到酒店已经晚上11点多了,她在洗手间,我走到床头,看一看熟睡的孩子,随手拿起放在床头上的iPad,打开,上网,搜索栏跳出来,写着五个字‘治疗乳腺癌’……眼泪就下来了。”面对饱受化疗之苦的太太和无法接受妈妈病情的儿子,郎永淳始终在散发着正能量,但私底下,他也苦闷与不解:“我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事?这个坎儿必须得自己去过,没有别的人能够帮助你,你要去勇敢地接受这样的挑战。

2012年,吴萍的乳腺癌出现转移的征兆,对于郎永淳而言,这更是一个严酷的打击,一方面他要瞒着太太,不给太太增加心理负担地继续治疗,同时他还要继续工作,“一旦不工作,她一定能敏锐地察觉出家里发生了变故”。欧阳夏丹说,那段时间里,他从没因为家里的事,将工作推给别人,也从没要求减少排班,甚至,就连每天朝夕相处的同事都没有察觉:“他是纵然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依然波澜不惊的人。他能把工作、生活,包括妻子的疾病、感情各方面处理得很好,他是个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真爷们。”

如今太太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正在美国养病,儿子也在美国求学,年初的体检显示,转移的小点已经完全消失了,癌细胞也缩小了,“目前处在一个休眠的状态,完全杀掉,不太可能,我只要跟它共舞、跟它相伴。”天性乐观、积极的郎永淳为了排遣寂寞,到处“没事找事,无事生非”,他参加学习班、做自媒体、练书法,他说,忙碌是为了让妻儿放心,让他们没有负罪感——我们在美国,你在这里挣钱。“我如果不那么累,如果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如果天天不是很满的话,一定会感觉到非常寂寞。”

欧阳夏丹另一半“要像小郎一样”

1999年,欧阳夏丹毕业后,就到了上海电视台,天然的亲和力,让她获得了许多上海观众的认可。《可凡倾听》主持人曹可凡也在节目中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欧阳夏丹的场景,“那天早上我和袁鸣在办公室化妆等待上节目,平时从来都不看早新闻,那天等着也是等着,就开了电视,正好在放《上海早晨》,我和袁鸣听到她的播报,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说,这个主持人特别棒。但当时我们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去打听,知道叫欧阳夏丹。”就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2003年,欧阳夏丹突然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辞职北上,放弃在上海已有的成就,去央视重新开始。

当时,欧阳夏丹已经在上海买了房,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却突然要放弃,欧阳夏丹在《可凡倾听》中表示:“如果你要真的希望在主持这一行干下去,当然期望一个更大的平台,既然央视跟你伸出了橄榄枝,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不去闯一闯?有可能会失败,但是有可能会成为你的一笔很宝贵的经验和财富。”但她也坦率表示,上海电视台工作的经历对于她未来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我在上海电视台工作的第一天开始,就接受了当时制片人的严格训练,为我以后到央视的工作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网上曾有一个帖子说北漂后的欧阳夏丹,“住得家徒四壁,干得兢兢业业,累得面带菜色,忙得孤家寡人,穿得轻松简易”,当时,她用四个大箱子把全部家当都搬到了北京,住着2000块一个月、没有暖气的老房子,还一个人去买简易衣柜,对着说明书安装,“现在想来,还真是有点凄凉。”夏丹笑说,因为父亲早逝,自己和姐姐由母亲拉扯大,“爸爸走了以后,妈妈没有成天忧心忡忡,在家里既当男人又当女人,连煤气罐都自己扛。她经常说,人这辈子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沟沟坎坎,但是老天是平衡的,如果你前面受的苦多了,后面一定就会享福。这对我影响很深,所以现在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我都不怕事,都能够面对。”

对于欧阳夏丹孤注一掷的北漂,郎永淳笑称,那是她“没嫁人,心还没有安放。”如今37岁的欧阳夏丹,何时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这让不少喜爱她的朋友、观众操碎了心。郎永淳说,他每次都督促夏丹要立“年度计划”,“每次见到她,都要说,‘你每年要立年度计划,今年要报’。但她天天忽悠我们。”欧阳夏丹要笑称自己是个“大忽悠”。

对于另一半的选择标准,欧阳夏丹在《可凡倾听》中直言不讳,提到了好搭档郎永淳,她说想找一个“像小郎一样”,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以小郎为标准的话,起点就很高,必须具备他身上的一些才能达到我的要求,尤其是男女相处,只有遇到了具体的事情才能检验一个人,当他家里发生这样事的时候,你会观察,他对妻子是一个什么态度,对孩子、对整个家庭,他能扛起家庭的重担,又在工作上丝毫不耽误,你会觉得以后你的这个另一半如果像他那样的话,妥妥的。”

关于更多可凡倾听 欧阳夏丹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