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百科

膝盖道士 郑宇成

  你有没有想过,一些令人记忆深刻的恐怖电影其实都是由真实事件改编的,比如寄宿着怨灵的可爱人偶娃娃使得多人丧命,至今被锁在灵异博物馆的柜子中。事件发生的40年后,其被改编成同名恐怖片《安娜贝尔》系列。

  

  1971年,在罗德岛州一家阔鬼的屋子里发生了恶灵袭击事件,一对驱魔人夫妇前去调查,这件事也在多年后被拍成了著名惊悚电影《招魂》。

  1986年,康涅狄格州的家人为了给儿子治病,搬到了离医院较远的一间房子里,而这间房子的前身是一家殡仪馆,此后怪事不断发生,后来这起事件被拍成了电影《太平间阔鬼事件》。

  1977年,一位母亲带着四个孩子搬到了伦敦的恩菲尔德定居。但自住进来后这间屋子便灵异事件不断,家具会自己移动,墙壁会发出巨大的敲打声,地上会出现来历不明的石块,甚至孩子们也被附身。这起事件后来拍成了电影,也就是2016年上映的《招魂2》。

  

  这类真实的鬼屋事件闹鬼情节说起来真是非常多,虽然在这里我只是提了一下,但如果大家感兴趣想看的人多的话,后面我也会抽取评论里热度最高的“闹鬼素材”给大家好好讲一讲。好了,回归正题。

  说起鬼屋灵异事件,2005年上映的恐怖电影《驱魔》同样了讲述了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这件事就更有说法了,这是唯一被官方承认的一次“恶灵附身”事件。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安娜莉丝·米契,是一位德国女孩,1952年出生在西德巴伐利亚的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这个出生背景很重要,对于她的结局有着很大影响。

  米契有着两个亲姐妹,每周一家人都会去教堂做两次弥撒,由此可见家庭之中对于宗教的虔诚。米契的童年无忧无虑,过着普通人的正常生活,虽平凡但不失快乐,但这一切在她16岁时开始被渐渐剥夺。

  这年,米契因为突然抽搐不止送医,随后被确诊出了颞叶癫痫,在多次发作癫痫之后,医院给她开了抗惊厥药,但药剂并没有让米契的病情有多少改善,反而她再次被诊断为颞叶癫痫所致的精神病。米契开始思维紊乱并产生妄想,她告诉家人自己经常会看到鬼影在自己周围,模制不清却能刺激神经。地桭上、墙壁上、桌子上、书本上,到处都能看到这些鬼脸,这对她来说十分痛苦。

  

  医院又给米契开了治疗精神分症的药物,但这些情况依然无法改善,她时常处于精神紧张之中,后来甚至被查出患上了抑郁症,这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来说,是十足的磨难。患上精神疾病的五年后,21岁的米契进入了维尔茨堡大学就读,这是当地历史最悠久的学校。

  因为信仰原因和深知自己身患精神疾病,大学生活中的米契没有什么交际情节,同学们也称她是一个“孤僻且虔诚的人”。但对米契自己来说,长达五年药物治疗毫无作用,这些治疗不但没有改善她的病情,反而使得抑郁症更加恶化。她和家人开始对现代医疗越发不信任,并且为一个虚诚的教徒她变得无法容忍一些基督教的神圣场所和物品,甚至和家人一起去做弥撒时,旁人发觉米契总是厌恶地看着圣母像,拒绝喝下圣水,甚至不愿意见到十字苦像。

  米契对家人说自己幻听幻视症越发严重,她经常听到一些可怕的声音,她说是恶灵附身在自己身体里,并在意识里和她说话,诅咒着她下地狱。家人此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自己的孩子像是被恶灵附身了一样。他们咨询了社区的神父,请求对米契进行宗教上的驱魔仪式,以铲除寄宿在米契身上的恶灵。

  驱魔是一种古老的巫觋行为,一些被认为在祈祷时能够借用神力的人,都可以扮演驱魔人的角色,比如神父、道士、法师、僧人等等,他们在驱魔过程中运用各种宗教道具,比如十字架、圣经、圣水、咒语,还有小时候看僵尸电影里面林正英扮演的道士所使用的桃木剑、符咒、糯米等等。这些都是驱魔的范畴,而在基督教里,因为新约中记载了耶稣驱魔的事件,所以驱魔这档子事儿也是天主教的教义之一。

  

  我们开头介绍米契的家庭都是虚诚的天主教徒,在求助现代医学无果的情况下。自然寄希望于宗教的驱魔,这下当事人的行为动机就很清楚了。米契的家人请求神父为米契驱魔,但神父拒绝了,因为驱魔需要得到主教的许可,只有某人在符合条件的时候才能准许被驱魔。神父安慰着米契和家人,并建议他们还是继续进行药物治疗吧。

  在进出多次精神病院后米契的精神问题越发严重了,她开始表现出攻击性,在地上随处小便甚至吞下昆虫蜘蛛,时常四肢着地发出狗吠,夜晚以奇怪的姿势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醒来后又继续胡言乱语。米契的表现令人恐惧,而且她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三个壮汉才能将其制服,把她用铁链困住才行。但只要放出来,米契又会开始撕烂衣服和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

  精神病院给米契开了越来越多的药物,抗癫痫药、情绪稳定剂、精神分裂药等,但似乎都无济于事。就这样又拖了几年后,直到1975年9月米契刚度了23岁生日,当时的主教若瑟·斯坦格尔终于批准了对米契进行驱魔,但下令要完全保密!

  11月,驱魔神父到米契家中开始对她进行驱魔,在此后七个多月的时间里,神父一共对米契进行了六十余次驱魔,每周都要进行一到两次,最多每次要四个小时之久。同时,驱魔的过程被录制下来,留下了大量的音频资料,在录音里可以听到当时的米契和驱魔师的对话,她时常发出低吼,并吼叫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

  这样的驱魔仪式每周都会进行,而且每次驱魔米契都要做600次屈膝下跪礼,以向上帝赦免,这是最痛苦的。以至于后来的她膝盖严重受损,浑身伤痕累累,无法正常行动,少女米契也因为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变得消瘦,从50公斤瘦到了30公斤,宛如一副包着褶皱皮肤的骷髅。

  

  时间流动到了1976年6月30日,米契每周的驱魔已经持续进行了七个月。今天,神父来对她做第67次驱魔,躺在床上的米契极其憔悼,还发着高烧。神父到来后,米契由父母搀扶着照例进行600次屈膝礼,她虚弱到浑身软瘫但仍在口中念着“请宽恕我的罪过”。随后驱魔仪式结束,她对母亲说了一句“我好害怕”随即便躺下了。

  第二天,家人发现米契已经断气了,这一年她还没过24岁生日,眼前的米契浑身是伤口,瘦骨嶙峋,眼窝深陷,如果说驱魔真有作用,那米契这幅模样就和魔鬼无异了,因为这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样子了。

  几天后,米契的尸检结果公布,其死因让所有人惊异,完全是因为在驱魔过程中将近一年的半饥饿状态导致营养不良和脱水,再加上长期屈膝动作使得膝盖受损,还有身患肺炎,综合原因使得米契死亡。并且在她去世一周之前如果及时中止,米契的死是可以避免的。

  事件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是因为所谓的恶灵附身,而是残酷地虐待致死。米契死亡一个月后,州检察院指控米契的父母和驱魔的神父,一年半后当地法院开始审判。米契的医生说:“并没有恶魔身在她身上,这完全是因为长期的宗教教育和癫痫引发的精神疾病,从而让她产生了恶魔附身的体验。”

  小米契无法解释这些,只能用已知的知识去描述,也就是从小接触的宗教里的恶魔,直到死前她都还在请求宽恕,这是何等的悲惨。但另一边,神父却拿出上面我们听到的录音,并表示米契身上确实有恶魔,还不少,一共6个。分别是路西法(也就是魔鬼撒旦)、该隐(亚当夏娃的大儿子)、扰大(就是那个耶稣十二门徒中的背叛者)、尼禄(罗马帝国的暴君)、希特勒(二战时候的纳粹希特勒)、佛烈契曼(以为被除籍的神父),一共六个恶灵。而正是因为他们的驱魔仪式,才使得米契在去世前被解放。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也就是米契的父母和驱魔师犯有过失杀人罪,监禁6个月。然而他们在交了点保释金之后,几个人一天牢都没有坐。米契案件到此结束,米契的母亲到后来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女儿做了好事,她是在替世人赎罪,在重复当年耶稣的受难之苦,就算女儿最后饿死也是神圣的行为”。

  而米契的坟墓,也成为了宗教人士的朝圣之地,安娜莉丝·米契驱魔事件成为了教廷承认的事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谁能说他们不是为了逃避俗世的惩罚呢?这件事情后来被拍成了电影《驱魔》,但当我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原型事件后,我对这部电影营造的恐怖气氛就没有任何惊悚之感了,完全就变成了人性和非理性操纵下的一桩杀人案件。你们觉得呢?

  这桩事件一开始看起来是一个恐怖的灵异事件,但解开表面之后竟是赤裸裸的现实真相。在那个愚昧的年代,人们强行用宗教解释本该用科学去解答的“恶灵附身”事件,才造成了这样的悲剧。我不禁想到了莎二比亚在戏剧《暴风雨》中的一句话—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关于作者: xingkefj

热门文章